归于平静

2017来的很突然,甚至有点摸不着头脑,沉下心来思考,渐渐的,思考的事情也变得更加清晰了,没有了虚无缥缈的东西,知道了为什么,做什么,确实对我来说不容易,我向来是个瞎折腾的主。

也许几个词能覆盖这一年的光阴,但我也为此,付出了一年的生命。

荒废

说来惭愧,我是个没上进心的人,所以需要不断努力给自己堆积压力。顺境或是逆境,仅仅是别人看来而已,自己没有意识,什么境况都是云烟。从做平台开始,信心满满,到后来开始怀疑自己的设定、包括设计是否正确,再到陷入思想的困境,一切彷佛都来的很快。迷茫中辞职,只是想尽快结束这一切,免的越陷越深,把自己荒废。轻松拿着一份不错的薪水,他人看来很羡慕,离职肯定是有更好的去处。但自己还是挺明白,迅速的膨胀,只会更快的杀死自己。就如李志歌中所说:我没有他们那么崇高,也没有他们那么装逼。

健康

大学室友的突然重病,让这个话题在我脑海中重新翻涌起来,原来离自己很远的病痛,其实都是很近。生命很顽强,但是不能等到看出顽强再去做什么。也是从6月开始,我开始了断断续续的锻炼,这也许是我16年做的最伟大的决定,也是最正确的事情。体重从快160降至现在的140多点,体力也算是略有上升,今年还是继续保持身材吧,😄。

从4月份开始,还是更重视调控,珍惜自己的身体,毕竟一个码农,每天都与屏幕打交道,对自己好点还是没错的,放眼望去,码农们已经很少有正常视力的了,不戴眼镜就像是异族一般(大学某次某个不为人知的有关部门要在每个班签署几个视力正常的爷们儿,看起来是储存实力干架,也许是飞哥忽悠我们,但最后,全班貌似只有几个人视力正常,我当时也顺理成章的签定了某个不为人知的条款,不过我也忘了是啥,所以别问最好)。少看点手机,给自己买个好点的屏幕,美好的生活先得有个干净透明的眼睛吧。

前几日群里有人讨论起肾结石,貌似这个在码农圈里也是个常事,我个人就是那种很耐旱的品种,有时候一天都不喝一杯水,觉得屁事没有。现在认为挺蠢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结石是个长期的积累,每天喝喝水,上上厕所,挺正常,不然人类为啥要净化出拉屎撒尿的功能。还有,喝水,不是喝饮料,这个差别大家都是懂得吧。等到真出问题,再去找老中医,这个病也是没救了。另外,还是少憋尿为好,为了你的大好前程,那个bug或者那个编译,不是你憋着尿就搞得定的,一身轻松的投入工作不是更好?说到前列腺,我就想起了tony朱,跟二哥,骑着自行车能晃悠那么久,前列腺想必也是比一般人要大得多吧,难道是异常强壮?天赋异禀?或者是能更换?想想真恐怖,不想了。。

另一个重要的就是脖子、肩膀、腰、腿什么的疼,正确的坐姿确实很重要,但是如果自己知道没法改,那就买个好点的工程学座椅,舍不得的钱,在药费上会加倍还你,在此还是挺敬佩那些给员工配Herman Miller的老板,真的是业界良心,遇到一个就死心塌地干吧。

挖坑

今年也挖了不少坑,对小辉跟西瓜还是挺对不起的。在某个时间段,确实并发了太多的事情,以为自己轻松搞定,但是实际上遇到的问题接踵而至,一直到上月我还在为自己挖的坑找土填起来。现在也终于开始拒绝一些事情了。把时间规划好,这个非常重要,每个时间段做什么,有个清晰的列表,反而让自己效率获得了比较大的提升。前几天决定放下一些事情后,整个人变得很轻松,思路也变得更清晰,也容易给自己规划时间。

家人

家人也是获得最大的收获,从女儿出生,到离职后每天能够跟女儿玩闹着起床,我觉得我把最美好的时间都赶上了,一起旅游,一起吃饭,一起玩,生活不就是这么简单么。小娃喜欢在我家里的办公桌上闹腾,喜欢向她妈妈撒娇,三个人的生活变得更加惬意,至少自己不会太遗憾,在宝宝最小的时候,陪伴她学习,成长。当然也还是要感谢我老婆,每天都在照顾我跟小娃的日常饮食,也感谢她对于我的理解跟包容。虽然上海晃悠了一圈,但是还是更想去北京,但是回头看看乐呵呵的小娃,还是毅然决定去深圳,不为别的,只是空气更好一些,我不能想象小娃在未来某一天提出蓝天为什么是白色或者灰色的时候,我的心理是什么变化,我该怎么回答,我能做的就是做到我能做的最好的。当然雅思也提上了日程,大农村对我的吸引力还是比较大的。

 思考

从荒废跟忙碌中浑浑噩噩度过半年时间,以为自己很努力,很拼命,但是停下脚步去思考后,结果却是另一番景象。技术上为自己列出了方向,也更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当然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一个承诺做好,为了支持我的人,为了一个简单的游戏,这个承诺我拖了大半年,不过好在幡然醒悟,人最重要的就是信守承诺,但是我总是在透支自己的信用。

感谢大家,我回来了,这次是真的